sbf999胜博发|sbf999|胜博发官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教育科研 >> 教育叙事
对峙后的理解
作者:王殿华  日期/时间:2017/9/28 17:45:00  点击:40
      

周三下午的体育课,老师不在,面对着即将到来的运动会,我这个班主任又要上场了。本想趁此机会选出参加开幕式的20名同学走方阵,可是当点到明的名字时,不和谐的声音穿到我的耳朵里。

“我已经参加过一次了,我不想参加。”

“为什么不想参加?”

“我就是不想参加,还有那么多同学,你可以找其他人。”

“那其他同学中也有很多参加过一次,这次又继续参加的,正因为你参加过一次,比较有经验,知道该怎么走,所以这次选你参加。”

“我走路脚后跟疼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我真的生气了,心想“我平心静气的跟你说,你竟然还以这种借口推三阻四”。因为这是下午的第一节课,上课前,我还看到他与几个同学在篮球场上飞似地打篮球,如果脚后跟真的有问题的话,早就不能剧烈活动了,更何况是打篮球。此时,我声音陡地高了八度,“你不参加可以,那么学期末的评优,你也没有资格。”我想那时在篮球场上的所有人都听得到我的声音。说完便不再理他。

明听了后走到一边去了,我组织选出来的20名同学练方阵。训练过程中,我注意到他与同学在操场边上活动。下课铃声响了,我解散了其他同学,把他叫了过来,看出来他不服,眼神中还有一些愤怒,而我也正准备找他继续“理论”一番。篮球场上,两个人在对峙。

“你为什么不参加,这是班级的事,你有什么权力不参加,我刚才看到你在边上跟其他同学玩,你不是说脚有病吗,那怎么还有能力在那跑跳?”

“我就是脚疼。”语气中透出倔强。

“那我要问问你家长,看是不是真的有问题。”说着,我拿出手机,拨给了他妈,答复是小时候曾经歪过脚,但最近没听他说脚疼,还说他因为出过车祸(曾经被车撞了,当时撞到了肺,休息了一个多月),所以现在一听到他说自己肺难受,就立马带他上医院,可到了医院,查了ct,医生说没事,他马上就好了,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撞到哪边的肺。听了他妈的一席话,我觉得现在他是拿自己生病作要挟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妈说你没事,你有什么话说”?

“我就是脚疼,最近刚疼的。”说完还给我指指脚筋的地方。

“跟我走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哪里疼!”我在心里想简直就是冥顽不灵。

我俩走到中门厅,相互对站着。

“看你那个样子,明明就没事,你还有什么话说,你到底在想什么,难道这不是你的班级吗?你有什么资格不参加班级的事,谁给你的权力!”我的声音回响在门厅里。

他不讲话,一副倔强的脸。

“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,要是对我有意见,你现在就说给我听,今天我们把话说清楚。”看他一副要跟我硬到底的样子,我想今天得一定给他谈明白,要不这个结以后都打不开,反而越来越麻烦。

“咱把话讲清楚,要不然你也没法上下面的课。”我把语气放缓了些。

“我就是对你有意见,你凭什么取消我评优的资格?”说完,便哭了。

看着他哭,我知道他倔强的防线也卸下了,接下来就是要怎么让他明白参加班级事务不仅是权利,更是义务和责任。

“我曾经在班里说过,想要让别人注意到你,那么你就该作出点成绩来,当然,这个成绩应是积极的,而不是有损班级和个人的,那么你是想做班级的明星,还是人眼中的小丑呢?”我了解他有点多动,经常上课的时候搞些小动作,出个洋相,虽然经常跟他说,但屡教不改,这次我要让他认清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有益的。

“那我想参加运动会,你为什么没选我?”

听了这句话后,我明白了,原来是因为这个,才跟我赌气不参加运动会开幕式。我静下心来,说“选择运动员,我们还应从班级的整体成绩出发,你的热情是好的,但跑跳这些项目你都不是班里最强的,再说你自己不是还说脚疼吗?万一让你上场了,摔伤了怎么办?”

他听了这话后,脸红了,他知道自己的话自相矛盾了。而我趁热打铁,接着说“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,你想通过参加运动会来获得荣誉,获得老师和同学的肯定,这说明你对班级事务还是非常热情的,但为班集体做贡献并不是只有这一种方式,参加开幕式也是为班级服务,今天你拒绝了参加开幕式,那么同学们会怎么想呢?其实你是拒绝了一个展现你自己的机会,评优也是一样,同学们能选一个不肯为班级做事的人吗?”

一番谈话后,我们彼此都打开了心结,并且考虑到他想参加比赛的意愿,我答应他,先让他的父母带他去检查脚,只要身体没问题,就让他参加铅球比赛,并希望他能有好的表现。

在过后的运动会上,他参加了比赛。虽然决赛没有上场,但我在班会课上却大肆表扬了他们,并为每个运动员颁发了奖品,那一刻,我看到他高兴的,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
倔强是一种个性品质,学生自己认为是对的,敢于坚持,这是学生的优点。但是在错误判断的基础上固执己见,就不对了。作为老师,我们既要尊重他们的意见,又要耐心地解释,帮助学生正确地认识事物,坚持正确意见,纠正错误的判断。对待倔强的学生,决不可“以牙还牙”对着干,压服、打骂或羞辱等方法都不可取。否则会伤害学生的自尊心,但也不能不管是对还是错一味迁就。一味迁就,只会纵容学生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类学生可能会变得固执己见、蛮横无理、狂妄自大,甚至目中无人,唯我独尊。这些都不利于学生今后走上社会,不利于学生的学习和与人相处。

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次与学生的对峙事件中做的是对是错,但事后我想过,如果当时我以绝对的口吻压制住他的话,那么以后我将失去一个敢跟我说话的学生,也可能从此他不再愿意为班级做贡献。现在我也时常在想如何才能真正了解学生,同他们交谈,学生才会把你当作知心朋友,才会把下心里话告诉你,从而有里有利于问题的根本解决。虽然我们是老师,但更应该是知心朋友。